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早报每日 >[连载] 我的恐怖旅伴 (1) :真正的噩梦 一定是从第一秒 >
 
 

[连载] 我的恐怖旅伴 (1) :真正的噩梦 一定是从第一秒

作者:   发布日期:2020-06-10  分类:早报每日

[连载] 我的恐怖旅伴 (1) :真正的噩梦 一定是从第一秒

F君因为就职活动的关係,在出发前几週决定不回西安了,这意味着这一趟旅程我是注定要跟A君单独同行,虽然我跟F君开玩笑地说:「你会害死我。」但是我还是整理好心情面对这一切。F君的爸妈知道有朋友要到西安,也热情地跟我们约了时间一起吃饭,不过这是后话了。


一到机场,A君就跟我说了一件旱逢甘霖的事情。

A君:「我没带到在留卡。」一脸忧虑的说。
我:「那怎幺办?应该有办法处理吧!」虽然我希望不能处理,但是还是一脸忧虑的说。
如果出境时没有在留卡的话,出境之后就无法再以现有签证回日本了,所以是非常严重的事情,不过既然是严重的事情自然会有办法处理的。不论如何,我们先到报到柜檯跟地勤说明状况,地勤也非常的友善,帮我们联络了移民官处理,经过了一番折腾加上付了三千日圆的印花税后,顺利的出境了。

在飞机上,因为先前我代垫了旅馆费用,A君要直接拿人民币给我,我也因为这样所以没有额外再换多余的人民币,只带了N年前为大陆期刊写文章所得到的一千多块人民币就上飞机了。

A君:「这些钱我都点过了,OOO元刚刚好,你点一下。」一如往常的,精确度準确到个位数。
A君:「我跟你讲喔,这些钱是我妈十年前去大陆玩的时候用剩的,应该可以用!先跟你讲一下。」
我:「喔,如果可以用就无所谓。」

[连载] 我的恐怖旅伴 (1) :真正的噩梦 一定是从第一秒

(旧款的人民币)

在飞机上的时候,空姐在某个航段间开始发外国人入境资料卡,那时候我正在睡觉,醒来之后A君就拿了一张给我,跟我说要填。其实就跟台湾或日本一样,本国人入境通常是什幺都不用填的,但是作为「台湾人」入境中国大陆相对是比较政治敏感的,于是我有点困惑,猜想可能不是填一般外国人用的入境表,而是其他特殊的表格。

我:「我觉得我们可能不是填这个表,应该问一下空姐。」
A君:「是啦是啦!不然你想跟他们当同一国人喔?」
「不然你想跟他们当同一国人喔?」
「不然你想跟他们当同一国人喔?」
「不然你想跟他们当同一国人喔?」

飞机还没落地呢!我们可是在一架载满大陆同胞的飞机上啊!我是出来玩的不是出来丢鞋的啊!结果我询问了空姐之后,答案是只要出示台胞证就不需要写任何的入境卡。

经过了四个多小时的飞行,终于抵达咸阳国际机场,我好兴奋啊!咸阳国际机场的第三航厦是最新的,所以硬体设备上真的屌打许多机场,让我蛮震撼的。因为到的时候已经超过九点半快十点了,所以我很快速地找到机场巴士搭乘处,準备前往西安市区。当我用老人民币付车票钱的时候,被站务人员拒绝了,我只好先快速地掏出手边珍贵的新式人民币结帐,因为此刻没有什幺比快点抵达市区还要重要的事情。在车上,我有点担心的A君手上若都是妈妈十年前留下来的人民币,接下来还有四天可能会蛮惨的,于是我就关心的询问一下。

我:「旧版钞票可能不能用,那你手上还有那幺多怎幺办?」
A君:「喔,我这里都是新的没问题。」
「我这里都是新的没问题。」
「我这里都是新的没问题。」
「我这里都是新的没问题。」

我真的无言了,我帮你订机票、订旅馆,结果你把你全部有拒收风险的钞票都换给我了,嗯,真是知书达礼啊!虽然我心中的甘霖凉开始大量繁殖,但是我还是有风度地笑了笑,应了声,闭上了眼睛。

终于到达西安市区,一下车其实是完全没有头绪的,虽然我事前预约了中华电信的网路漫游服务,但是落地之后就一直没有成功,所以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此时,有一位穿着制服的姑娘就来跟我们攀谈,我就问她往旅馆的路大致上怎幺走,她告诉我如果搭计程车的话大概20几块就会到了,原来他是一家国营旅行社的业务。

所以我们进去了在巴士站旁边的旅行社了解了一下西安市区的状况,然后穿制服的姑娘推荐了一些西安的定番旅行团,包括华山、兵马俑、华清池、谁谁谁的陵墓之类的,因为我们出发前对华山跟兵马俑有兴趣,价格上听起来也蛮能接受的(她解释了门票价、车费、导游费等内容),我想在没有更好的规划下,购买行程是蛮不错的选择,而且跟团也不用烦恼舟车劳顿,此外,姑娘承诺我们待会可以派车送我们回旅馆外,最后一天回机场的巴士免费给我们,我听了后觉得很好,加上当时已经11点多了,A君开始臭脸了。

A君:「我觉得他们有可能骗我们。」
我:「他们为什幺要骗我们?」
A君:「我不信任大陆人。」
我:「那你来这里干嘛?」
A君:「说不定还有更便宜的选择。」
我:「你有查吗?你没有查,而且我们明天就要出门了,现在这个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,除非明天哪里都不要去。」
A君:「好,随便你。」
我:「那我要去付钱了。」

正当我走到柜檯要付钱的时候,A君忽然以全场的人都可以听清楚每一个字的音量对我吆喝。

A君:「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了,要是他们的行程内容很烂怎幺办?」

「要是他们的行程内容很烂怎幺办?」

「要是他们的行程内容很烂怎幺办?」

「要是他们的行程内容很烂怎幺办?」

我当下....真的要崩溃了。

我:「不好意思,我们再沟通一下。」我尴尬地走回A君的旁边。

我:「他们已经承诺,如果明天我们觉得团不好,华山行程可以全退费,这样还不行吗?」

A君:「总之我觉得一下车就被拖来这个地方就要决定事情,我觉得不舒服。」
我:「问题是你有其他的规划吗?」我问这个根本白问的,他当然是一丁点毛都没计画。
折腾了许久之后,终于付了钱拿了收据,旅行社也很有诚意的先开了回机场的车票给我们,然后派车送我们到旅馆,此时已经接近晚上十二点了。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了,出发前那句「我对去哪里玩没什幺意见」在我耳边迴荡着,好像很近,又好像很远。

别急着离开,请见以下续集!

[连载] 我的恐怖旅伴 (2) :我的旅伴有轻功

[连载] 我的恐怖旅伴 (3) :长辈的脸也绿了

[连载] 我的恐怖旅伴 (4) :华山不论剑

[连载] 我的恐怖旅伴 (5) :最终回-结束就能解脱?

前一集:

我的恐怖旅伴:楔子
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
 
 

最热文章

 
 

随机文章